Y_Levine

有点蠢,但很乖的七月半生人。
叫我L君就好了

鸣宝生日快乐~
本来是有贺图的,然而高一奥赛狗作业多的要死,mmp根本没时间画了。。。
不过祝福还是要有的
——祝小天使,小太阳漩涡鸣人生日快乐( •̀∀•́ )
我是前年才入坑的,六件套走起,ns不拆不逆!
电磁感应的磁是ns,地球纬线都是ns,请问鸣佐不是正道是什么?_?
(ฅ>ω<*ฅ)爱你们哦~

老早想说了。。。亲爱的我就喜欢你睡觉的神奇模样~
猫奴の尊严(●▽●)

【求助】我的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想打他怎么办?

魔道吐槽君梗
来自瑶妹的求助帖
现代para,套路深重剧情扭曲
严重ooc,不喜慎点,求轻拍。

【求助】我的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想打他怎么办?

魔道吐槽君,你好。
为了打码,虽然这个码很薄,但仍是必要的。容我不透露我的名字。
最近有一件事情令我异常心烦,完全不能忍的那种,可是我却不得不忍住唉,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也算是家常便饭了吧 。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好友,虽然他们都说他是我的恶友,但我和他很投机,酒逢知己千杯少的那种。我知道了解我的人又要黑我了。没事,我就当做没看见好了。
下面把那人叫做恶友。
从三个月前开始,恶友无论发微博还是微信,QQ总要艾特我,并且发的内容全都是他和另一个男性友人的合照,床上的,吃饭的,看书的,饮酒的等等什么都有,秀恩爱的花样特别多。
自拍照中恶友笑得很开心,连小虎牙都咧出来了,可是我莫名看到了,他眼底藏着的饿狼一般的光,仿佛他那友人在他眼里美味可口咬下去,还不反抗。从他那个角度看,有几张还是偷拍他友人的照片,恶友的眼神差不多顺着友人笔直的脊背爬了几个回合了,巴不得舔上几口的样子。
……哎呀,我怎么看的这么细致呢。
呵呵,这一定不是我的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不是吗?呵。
只不过他那个男性友人一脸正气,儒衫雅衣,君子风度,即使有人眼前蒙着白布也掩不住浑身的英姿俊貌,面容英俊,正直坦荡。
……我不是很明白,我的那个垃圾朋友是怎么泡到一个和他属性截然不同的正派人物的呢?
好吧,也许心理变态的恶友威逼利诱了他呢?
咳咳,起因就是这样的。我说秀分快,你们同意不?(笑:-D)
所以我有点不太高兴了。
是时候披上我挑货圣手的皮了。(名字的由来,向某个单身狗致意。)
友人的眼睛很早就盲了,由于一个悲哀的原因。所以我准备从这个角度来挑散他们。
我给友人的挚友寄了两个东西。
具体是什么就不说了吧,太容易解码了。
挚友和友人一样,傲雪凌霜,黑衣冷面,和友人气场天生匹合,和恶友性格天生不对付。
此乃吾神助攻也。
我匿名给他寄去的两样东西,是用信封装好的。封口处有很小的圆珠型袖珍窃听器和摄像头,没错就是黑科技,我家特殊产业当然要实用啦~
挚友果然中招,只不过好像其中一封信给他打击太大了,某人一怒撕纸,窃听器里传来咒骂声。
哎呀,被撕毁的居然是摄像头,不能看直播挑散有点失望呢……
接着是开门出去的声音,挚友离开的很急,我知道的,他去找他那明月一般的友人了。

但很可惜,挚友半路上截胡了买菜的恶友。
挚友:“恶友!你到底是何居心!你这小畜生待在友人身边是要害他吗?!”
恶友:“哼!挚友,我即使真如你说的那样,你又有什么办法啊,你不过是一个负他的人!”
挚友:“你!!!!”
恶友:“你想说什么?我想待在他身边,你管的着吗?”
“而且道长(指友人)是同意的哦!”
“哈哈,挚友你是在嫉妒我还是在质疑道长?”
挚友:“混蛋!!!信口雌黄!!歪曲事实!!友人怎么可能允许!你和友人之间的仇恨绝不可能磨灭!!”
恶友:“呵!凡事都是有变数的啊,道长现在很看重我的呢,你看,现在我就要买菜回去给道长做饭,跟你闲聊你还来劲了哈哈哈。”
“多日之前,我和道长待在一起的时候你在哪?呵,姓x的,恐怕你对道长的友情,还没我对道长的思情要深要真挚!”#
挚友一连几个“你你你你你——”就是没说出个下文。
“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站住!”挚友一下拦住了恶友。
“怎么了?还不让人走了?”
“我倒要问你,你和友人有多亲!!”
“多亲?自然是你想不到的,那种层次啊……”
“道长这个人真好,他是我的……”
这个时候我方友军挚友同志又卡壳了。窃听器背后的我被一波占有欲强烈的秀恩爱砸蒙了。
科科,看我不挑散你这秀恩爱的恶友!!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恶友的手机响了。铃声是lamb我会说吗?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来,显得焦急而泼辣:“呜呜呜呜,恶友!道长他……道长他进医院了!这是不是你做的啊!!道长他那么好你还会害他啊!!!!!呜呜……”
恶友和友人肯定被这通电话震惊到无以复加,所以空间里就剩下了小姑娘哭哭啼啼的声音。
恶友那里传来做深呼吸的声音。
他当然没理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扭头就跑,脚步匆忙。后来才反应过来的挚友大喊着“混蛋站住!”也追了上去。恶友他的占有欲真不是盖的,友人身上早被他装了GPS定位仪(ㅍ_ㅍ)。
两个互相看不惯的人莫名其妙地特别和睦地一起坐车前往医院,我觉得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呼吸都是短的,哎呀两个人放什么冷气啊,说几句话交代一下发展现状啊。
时间过去并不长,当窃听器那端有大声音传来时,俩人已经到医院了。那个小姑娘还在又蹦又叫:“护士姐姐我已经没问题了啊我能去看道长哥哥吗?哎呀我的眼睛真的没有问题啊护士姐姐……”
“……哼!小混蛋你来做什么?”小姑娘顿了一下,嚷嚷的声音停了,她应该已经看见恶友了,稍微一停,随即咒骂连连。原来是孤儿,而且曾经流浪过的小姑娘骂起人来啊,真是相当粗悍啊。
只可惜恶友一点都没理她,用力拨开小姑娘就往友人房间里走。挚友倒是文明地说了声“抱歉”,正要跟上,却被那个小姑娘拦了下来。
“呜呜呜,哥哥,你是道长的友人吗?”小姑娘倒是会察言观色。
友人:“是的,我叫××(打码),姑娘,发生什么了?”
姑娘:“啊,你是道长的友人就好,我叫什么不重要,我问道长你,厉害吗?求求道长把恶友那个混蛋快点带走,别让他再害道长了!!”
友人:“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
姑娘:“道长今天下午接到了一个短信,他脸上大变就冲出去了,我虽然白眼可是其实也是看得见的,为了防止道长发生什么事情我立刻跟上了,可是不到一会儿,路上突然冒出来一辆车,道长他看不见啊,我还没来得及喊呢,道长他、他就……呜呜呜……这说不定是恶友那个混蛋小畜生干的呢呜呜呜……”
友人一瞬间变得很严肃:“姑娘你放心,我绝对不可能让恶友得逞的。”
各位,下面就不要吐槽事情狗血了,毕竟,就算再雷同也是真实啊。

那条短信可是我掐准时间发的,我之前就用隐藏摄像头记录下这几人的行动了。接到短信后,友人的反应在我计划之中呢。
而且,本来不是要让友人那里出点状况的来挑拨关系的吗,为了防止意外,我还特地选了狗血的车祸,那个车祸地点还是我精心挑选的多泥多沙的地带,连那辆车的经过也在我考虑之中,我特地派人去给车动手脚了啊,呵呵,我倒不信我算计到这种地步这两个人他们还不会散!!
我已经在等待好消息了,可是为了遮掩我的行迹,我并没有在友人身上装窃听器,恶友那么精猾的一个人,提防一点也是好事。
所以我听不到声音了,这医院的房间隔音效果怎么那么好?反正我只模糊听见恶友的大叫声。
我觉得我已经赢了,挑散成功。
然后现实给我一巴掌……
呵呵。
我绝对不习惯那种被打脸的感觉。
真奇怪恶友那家伙属性那么妖孽他居然还……对,没错就是居然!不但没和友人散了他他他他他还变本加厉地开始秀恩爱了!!!!这个恶劣顽性的人他直接上r18图了啊!你以为我愿意看友人脖子上的吻痕吗?
偷拍了不起啊,恶友你这个简直垃圾啊,拥美人入怀还不嫌满意直接微博发帖说当月结婚!!!
闪婚科学吗?
反正我彻底蒙了。
明明我的计划哪里都是完美的啊?
凭什么凭什么啊啊啊啊?
我实在是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总之这在我挑拨关系算计他人的案例中是最失败的事情之一。想到这个,就更想打恶友了啊……
等等,恶友刚才发微博@我了……
…………
……………………
………………
……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给你们放张图。
【画面中有三双手,都放在一捧白玫瑰上。中间的一双手只有九根手指,左手无名指上戴着婚戒,用精美的红钻雕了一个成字,和左边的那双肤色白皙的手上戴的婚戒是同款的,只不过另一款上是用祖母绿刻的霜字。右边那双手上很直接地越过去交叠在左边那双手的中间。这张照片很明显精心修过,背景模糊了,更加意境美,似乎感受到白鹤凌空的那种缥缈仙气,更像是璧人隐于世。】
…………………………
现在我就去用弦勒死他(狂笑不止)

热门评论:
1.我就知道是你做的好事啊!怎么?羡慕了?咳咳,你这个拉低平均身高的家伙就是嫉妒吧啊哈哈哈。姓宋的那个混蛋不还是妥协了嘛哈哈哈。
2.楼上的小畜生!!!!脑中装着的都是什么污秽的东西!
3.成美君!我都迁就你了,别再去逗那个粗线条的家伙了。
4.呵,谁是单身狗了,收起你那狂言!我才不是妯娌呢啊啊啊啊啊,都怪某混蛋啊啊啊!!!
5.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简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太好笑了,实在太同情po主了啊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原来论坛是那么好玩的东西哈哈哈哈,我要去开一个818楼带他一起玩!!!!
6.阿瑶,乖啊,别气了,我还在这里呢。(笑着摸头)

TBC-

L君我写出来个……这个什么玩意,和我原本的料想千差万别肿么破!!
完全瞎写一通以表达我嫖辣鸡洋的美好愿望(-ε- )
以及文末是有伏笔的,大概还有一篇正文,虽然我还一字未动呢~~
填坑之日遥遥无期啊……

没拍到磨爪子拍张睡颜也不错(^ω^)
哎呦猫咪真是可爱死了!!!